欢迎访问崇阳县卫生健康局 返回崇阳县人民政府网站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 政策法规 → 崇阳县卫生健康事业发展“十四五”规划 正文

崇阳县卫生健康事业发展“十四五”规划

发布时间:2022-04-20 来源:县卫生健康局 录入:Gov169

 

 


为了加快全县卫生健康事业高质量发展,提升人民群众健康素质,根据《咸宁市卫生健康事业发展“十四五”规划》、《崇阳县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纲要》、《“健康崇阳2030”行动纲要》等,结合全县经济社会发展实际,编制此规划。

第一部分“十四五”卫生健康事业规划背景

一、“十三五”时期取得的成绩

(一)居民健康水平稳步提升

崇阳县居民人均期望寿命从2015年的75.1岁提高到2020年的77.8岁,婴儿死亡率、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分别从2.15‰、2.87‰降至2.13‰、2.86‰,连续4年全县无孕产妇死亡;个人卫生支出占卫生总费用的比重降至25.83%,各项指标均控制在省、市规定的责任指标之内。

(二)深入推进健康崇阳建设

崇阳县人民政府印发实施《“健康崇阳2030”行动纲要》、《健康崇阳建设2019-2020年行动计划》,健康崇阳建设纳入政府领导班子考核。成功创建湖北省健康促进县,慢病示范区创建工作顺利推进。大力开展爱国卫生运动,逐步实现农村无害化厕所全覆盖。稳步推进青山镇国家级卫生乡镇、沙坪镇省级卫生乡镇创建工作并通过评估验收。居民健康素养水平从2015年的10.25%提高到202026.8%

(三)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稳步推进

分级诊疗制度进一步完善。作为2019年全国500个紧密型医共体建设试点县之一,分别以县医院、中医院为龙头医院,联合乡镇卫生院(所)和所辖村卫生室,组建两个医共体,形成管理、服务、利益、责任共同体。完善分级诊疗制度建设,县域内就诊率提高到90%以上,县域内平均医保基金留存率由2015年的51%提高到2020年的76%。公立医院住院患者转往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占比为1%,县级以下医疗机构门诊人次占门诊总人次的比例为64.8%

保障基本医疗服务改革试点工作顺利开展。2017年101日起,所有乡镇卫生院(所)的住院病人实行按60元每床日付费,其余费用纳入医保报销范围,由卫生院(所)与医保机构结算,超过医保支付和个人负担部分由财政实行补贴,住院费用自付比例从改革前的25.3%下降为14.7%,乡镇卫生院(所)药占比由29.7%下降到22.2%,平均住院床日由改革前的8.1天减少到6.0天,群众就医费用透明、负担明显减轻。

全面实施国家基本药物制度。政府办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和村卫生室全部配备使用基本药物,县级公立医院基本药物使用率为54.1%,基本药物网上集中采购率100%,全面取消药品和耗材加成,实行药品阳光配送,实施药品供应“双限”监督。城镇居民基本医保和新农合进行了有效整合,基本医保参保率达99.9%,推进医保支付方式改革,开展按病种等多元支付方式改革,逐步扩大公立医院按病种付费的病种范围。建立完善疾病应急救助制度,设立了疾病应急救助基金,为身份不明或无力缴费的贫困患者提供应急救治,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安全。积极发展商业健康保险。

积极探索“医养融合”试点。咸宁市被确定为国家首批医养结合试点地区,崇阳县积极探索医疗机构与养老机构之间的协作机制,养老机构医疗服务提供实行全覆盖。

(四)医疗服务体系不断优化

2020年末全县共有公立医疗卫生机构20个,其中县直医疗卫生机构5个,乡镇卫生院(所)15家,村卫生室202个;每千人口医疗卫生机构床位数从2015年的3.45张增长2020年的5.45张,其中每千人口社会办医院床位数为0.63张。全县共有省级临床重点专科8个,市级临床重点专科15个。

2015年执业(助理)医师数965人,注册护士1152人,医护比1:1.19;每千人口执业(助理)医师数2.41人,每千人口注册护士数2.88人。2020年执业(助理)医师数1125人;注册护士数1271,医护比1:1.13,每千人口执业(助理)医师数2.63人,每千人口注册护士数2.98人,医护比需要进一步优化。

积极落实“一村一名大学生乡村医生”政策,加大全科医生转岗培训力度。全面落实乡村医生日常运转经费补助政策,出台《崇阳县乡村医生养老保险实施方案》,县级财政保障乡村医生养老待遇,为符合条件的乡村医生按照工作年限和参保情况分别给予生活补助,所有乡镇卫生院、村级卫生室统一办理医疗责任保险,织牢农村医疗卫生服务网底。

不断增加信息化投入。完成超融合数据中心建设,全民健康信息平台、基层信息管理系统、县人民医院信息管理系统、电子病历系统等获得安全等级保护三级备案证书;对县乡村三级医疗机构信息管理系统、电子病历系统、检验影像和病案管理系统进行完善升级,完成村级卫生室医保接口改造,通过全民健康信息平台实现医疗机构信息互联共享,“互联网+医疗健康”智慧医疗平台已开始建设,将配置公共卫生、智慧医疗、网络安全等相关设施设备。已完成覆盖12个乡镇的智慧影像中心、远程医疗中心、远程心电中心建设,实现了医共体间远程阅片,远程会诊、远程会议。

积极开展健康扶贫“三个一批”行动,医疗机构全部开通医疗救助绿色通道,落实农村贫困人口县域内住院先诊疗后付费,实现基本医保、大病保险、医疗救助和补充医疗保险“一站式、一票制”结算服务和“五个一”公共卫生精准服务。加大对新“985”政策的宣传力度,积极开展“健康扶贫荆楚行”活动,对全县贫困人口中罹患30种大病患者进行集中救治,救治率达100%。做实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基本做到应签尽签,为贫困人口提供免费签约体检服务。2020年贫困人口住院实际报销比达到90%,大病、特殊慢性病门诊实际报销比达到80%,全面提升了农村贫困人口医疗保障水平。

(五)公共卫生工作进一步强化

全面落实基本公共卫生服务,公共卫生服务能力稳步提升。城乡居民健康档案规范化电子建档率99.36%0-6岁儿童健康管理率达到93.27%65岁及以上老年人健康管理率为85.67%,高血压患者、Ⅱ型糖尿病患者、严重精神障碍患者规范管理率分别为94.75%94.46%89.47%

继续实施扩大国家免疫规划,预防接种异常反应保险补偿工作进一步落实。加强传染病监测预警和疫情处置。加强人群艾滋病检测和病人管理,艾滋病“四免一关怀”政策落实率达到100%;归口管理和免费治疗结核病人,全县结核病得到有效控制;强化了以手足口病、麻疹、流感为主的重点传染病监测、报告、处置力度,加强人畜共患传染病的源头治理,加强突发急性传染病防治,不断提升重大疾病防治能力。

(六)妇幼健康水平逐步提升

全县积极开展妇幼健康优质服务示范县创建工程,进一步加强妇幼健康服务体系建设,妇幼健康工作升级为提供多元化、全生命周期健康服务。成立急危重症孕产妇和新生儿救治中心,健全孕产妇急救网络和绿色通道,急危重症孕产妇和新生儿救治能力大幅提升。免费婚孕检目标人群覆盖率达80%,扩大新生儿耳聋基因和先天性心脏病筛查。2020年孕产妇住院分娩率达100%,全县无孕产妇死亡,各项主要指标均优于省控标准。

(七)计划生育服务管理转型创新

有序调整完善生育政策,落实全面两孩配套政策,加快推进计划生育服务转型升级。推进公共场所和用人单位标准化母婴设施建设工作,县医院、县妇幼保健院、县中医院、县汽运总站等母婴室已投入使用。加强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探索建立家庭、社区、机构“三位一体”的婴幼儿照护服务网络,积极引进民营资本,新办非营利性托幼机构开展“全天托管、半日托管、临时性托管”服务。扎实推进“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全力构建家庭发展支撑体系,开展“关爱女孩”行动,计划生育特殊家庭住院护理补贴保险实现全覆盖,继续落实计划生育特殊家庭县乡村三级干部结对扶助制度,实行动态跟踪管理。

(八)中医药事业较快发展

全县形成了以县中医医院为龙头,以综合医院和乡镇卫生医院中医科为骨干,以村卫生室中医服务网点为基础,涵盖预防、治疗、康复、保健、养生的比较完善的中医医疗卫生服务网络。所有乡镇卫生院(所)都设立了国医堂,所有乡镇卫生院和社区卫生服务机构均能按照中医药技术操作规范开展10类以上中医药适宜技术,村卫生室能够按照中医药技术操作规范开展5类以上中医药适宜技术,具备中医药服务能力及相应医疗康复能力的村卫生室覆盖率由2015年的60.4%上升到2020年的80.2%

(九)卫生健康法治建设有效推进

卫生健康综合监督执法水平有效提升,各级各类医疗卫生机构监督检查覆盖率达100%。大力推广“双随机一公开”、飞行检查、信息公开等方法,开展基层监管执法规范化建设,不断提升监管能力。深入开展重点问题专项整治和医疗乱象专项整治行动。进一步加强了疫苗安全、生产企业、重点区域的食品药品安全风险排查整治。深入推进智慧监管,建立了信息资源可共享、信息数据可查询、咨询服务可办理、风险隐患可处置的信息化智慧监管平台,形成互联互通的信息化监管网络。

二、存在的主要问题

(一)公共卫生体系存在短板、弱项和漏洞

疾病预防控制体系相对弱化,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响应机制有待完善、重大疫情应急救治能力不强、实验室检测能力不足。全县公共卫生专业人员严重缺乏,学历偏低,年龄偏大,乡村医生队伍整体素质不高,公共卫生服务能力较弱,难以满足公共卫生服务和应急管理需要。公共卫生经费投入不足,基础设施严重滞后。重大疫情应急救治能力有待进一步加强。医疗机构落实公共卫生职责不够到位,存在重医轻防现象;基层医疗单位公共卫生管理服务能力薄弱,疾病预防、妇幼保健、健康教育、卫生监督执法等功能均有不同程度削弱,监测预警体系不完备、医防协同不足、哨点网络不完善,平战结合、公共卫生应急物资保障体系比较薄弱。

(二)医疗卫生资源结构与布局不尽合理

优质资源总量不足,配置不均衡,医疗卫生专业技术人才紧缺。全县医疗卫生专业技术人员1978人,其中具备研究生学历仅9人,高级职称191人,占比不足10%。县直医疗机构卫技高端人才紧缺,乡镇卫生院专业技术人才引进难、留住难,特别是全科医学、公共卫生、中医等专业技术人员不足的问题在短期内难以得到有效解决;乡村医生年龄结构老化及服务能力不强,导致医疗卫生服务能力和总体水平与群众的需求还有一定的差距,网底服务功能不强,服务能力不足,未充分发挥健康“守门人”的作用,医疗供需矛盾未从根本上缓解。预防为主、强基层的理念需进一步夯实。康复、儿童、老年护理等专科发展仍然不够,社会办医特色优势不突出,管理水平有待提高。健康产业发展缓慢。

(三)医药卫生体制改革面临的体制机制矛盾日益凸显

公立医院体制机制与服务宗旨不协调,导致医院趋利性增强、公益性质弱化,居民看病贵现象仍有待改善。“三医”深层次联动不足,改革措施缺乏协同性,人民群众共享医改成果的获得感不强。灵活的、体现成本和收入结构变化的动态价格调整机制未有效建立,公立医院科学合理的补偿机制有待完善。医保支付制度改革并未发挥医保的基础性作用。基本药物制度需要进一步完善,药品流通秩序急需规范,高值医用耗材价格虚高、过度使用等问题突显。公立医院未能真正去行政化,协调、统一、高效的公立医院管理体制未有效建立,整合型医疗服务模式还未真正形成,公立医院未真正从规模扩张型走向质量效益型,未从粗放式管理走向精细化管理,未从重视基本建设、硬件投入转向重视学科建设和提高职工待遇。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的服务能力较弱,大大影响了分级诊疗制度的实施,影响了人民群众对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的信任。行业监管能力不足,监管手段落后,执法队伍素质不高。

(四)医疗服务体系协同融合发展不够

医疗机构功能定位不合理的问题比较突出,拥有较强实力的县级医院把大部分工作和主要精力放在常见病、多发病的诊治上,各级各类医疗卫生机构之间缺少完善的信息共享平台,相互之间信息协同不足,医疗信息碎片化严重。信息化基础建设薄弱,应用水平不高,数据利用不够,卫生信息系统还不能用来有效提升工作效率和管理水平。

(五)中医药事业发展有待进一步推进

全县中医药资源总量仍然不足,基层中医药服务能力薄弱,发展规模和水平还不能满足人民群众健康需求;中医药人才缺乏,继承不足、创新不够;中药产业集中度低,野生中药材资源破坏严重,部分中药材品质下降,影响中医药可持续发展。

(六)人口家庭工作转型力度不够

优化完善生育政策、提高优生优育服务水平、大力发展普惠托育服务、降低生育、养育、转育成本等方面力度不够,对计划生育特殊家庭关怀关爱等方面有待加强。妇幼保健专科特色不明显,妇幼医疗卫生人才缺乏,妇幼保健和计划生育服务资源需进一步优化整合,基层妇幼健康保健网络有待进一步完善。

三、发展的外部环境和条件

党中央把保障人民健康放在优先发展的战略位置,确立了新时代卫生与健康工作方针,深入实施健康中国战略成为推进和实现健康崇阳建设的宏伟蓝图和行动纲领。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明确了在“十四五”时期实现人民身心健康素质明显提高、卫生健康体系更加完善等目标,充分体现了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维护人民健康的坚定决心,进一步凸显了卫生健康事业在“两个一百年”历史进程中的基础性地位和重要支撑作用,必将为进一步提高全民健康水平提供更强有力的保障。

人民对健康生活的需求不断提升,卫生健康事业在国家战略中的地位也在不断上升。卫生健康领域既面临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高质量发展的新形势,也面临着需求侧对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向往的新要求,还面临治理侧进一步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新要求。

疾病谱的不断变化,老龄化速度加快,人民群众多层次多样化健康需求持续快速增长,特别是对医疗保健、康复护理、生活照料等的服务需求迅速增加,为健康服务业的发展创造了广阔的发展空间。新冠肺炎疫情暴露出重大疫情防控体制机制、公共卫生应急管理体系等方面存在明显短板,对转变卫生健康事业发展方式提出了新要求,也为全县公共卫生、中医药、医疗卫生事业的发展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历史机遇。促进生育政策和相关经济社会政策配套衔接为卫生健康事业发展提出了新任务,要求卫生健康部门推动人口发展由控制数量为主向调控总量、提升素质和优化结构并举转变,实现“人口红利”向“健康红利”转变。医学科技的发展、新技术的使用和智慧健康的发展将会进一步完善卫生健康服务模式和改善居民服务体验。卫生健康将成为实现经济社会更高质量、更有效率、更加公平、更可持续、更为安全发展的基础。

第二部分 指导思想和发展目标

一、指导思想

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坚持新时代卫生健康工作方针,全面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十九届二中、三中、四中、五中、六中全会精神,以健康中国战略为统领,坚持“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紧扣社会主要矛盾变化,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坚持新发展理念,坚持推动高质量发展,坚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坚持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思想,以促健康、转模式、强基层、重保障为着力点,坚持推进以治病为中心向以人民健康为中心转变,坚持推进卫生健康公共资源向基层延伸、向农村覆盖、向生活困难群众倾斜,坚持推进卫生健康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普惠化、便捷化,坚持推进卫生健康公共服务主体多元化、方式多样化,将健康融入所有政策,推进地方卫生健康体系建设,为人民群众提供全方位全周期健康服务。确保完成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和“健康崇阳2030”行动纲要确定的卫生健康目标任务,推动卫生健康事业高质量发展,促进卫生健康加快融入新发展格局。

二、总体目标

“十四五”期间,坚持党对卫生健康工作的领导,坚持新发展理念,更加注重预防为主和风险防范,更加注重提高质量和促进均衡,更加注重资源下沉和系统协作,进一步健全完善健康崇阳建设长效机制,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以健康崇阳建设和公共卫生体系建设为重点,强化基层医疗服务体系建设,提高公共卫生和基本医疗服务水平,优化生育全程服务管理,注重预防和健康促进,促进中医药和健康产业发展,打好健康脱贫攻坚战,努力全方位、全周期维护人民健康。立足全县卫生健康发展实际,力争到2025年,专业技术人员结构更加优化,医疗卫生服务能力大幅提高,医疗服务领域不断拓展,居民享有更高质量的医疗卫生服务,健康素养明显提升,健康生活方式加快推广,重大慢性病发病率上升趋势得到遏制,重点传染病、严重精神障碍、地方病、职业病得到有效防控,致残和死亡风险逐步降低,重点人群健康状况显著改善。卫生健康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显著增强,公共卫生保障能力进一步提升,人口均衡协调发展,全民健康水平进一步提高,为崇阳经济社会发展提供健康保障。

三、主要指标

“十四五”时期卫生健康事业发展主要指标

 

指标类别

序号

    指标名称

2020

2025

指标属性

健康水平

1

人均期望寿命()

77.8

78.6

预期性

2

婴儿死亡率()

2.13

5

预期性

3

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

2.86

6

预期性

4

孕产妇死亡率(1/10)

0

10

预期性

5

重大慢性病过早死亡率(%)

12.21

12

预期性

卫生资源

6

每千常住人口医疗卫生机构床位数()

5.45

6.5

预期性

7

每千常住人口执业(助理)医师数()

2.63

2.8

预期性

8

每千常住人口注册护士数()

2.98

3.5

预期性

9

每万常住人口全科医生数()

1

3

约束性

10

每千人拥有0-3岁婴幼儿托位数(人)

1

4.5

预期性

健康服务

 

11

居民健康素养水平(%)

26.8

30

预期性

12

儿童青少年总体近视率(%

45.8

45

约束性

13

高血压控制率(%

-

30

预期性

14

糖尿病控制率(%)

-

45

预期性

15

产前筛查率(%)

57.63

80

预期性

16

县域内就诊率(%)

90.1

90

预期性

17

每千人口献血率()

6

10

预期性

18

以乡镇为单位适龄儿童免疫规划疫苗接种率(%

90

90

约束性

健康保障

19

个人卫生支出占卫生总费用的比重(%)

25.83

27

约束性

 

第三部分  重点任务

一、全力推进健康崇阳建设

(一)提升居民健康素养

1.建立健康促进长效机制。将健康教育纳入中小学校教学计划,依托医疗机构、行业协会学会组成健康科普专家库,通过多种方式,针对社区、农村居民定期开展健康科普活动。将健康促进与教育纳入医疗机构绩效考核,纳入医务人员职称评定和年度考核。到2025年,全县居民健康素养达到30%以上。

加大全民心理健康科普宣传力度,重视人群心理健康早期干预。到2025年,心理卫生知识知晓率达到60%以上,居民心理健康素养水平达到25%

实施全民营养计划,开展合理营养与膳食教育项目,推进健康饮食文化建设。实施临床营养干预,二级以上医疗机构全面配备临床营养(技)师。

2.加强居民自我健康管理意识。居民能够进行常见慢性疾病的自我管理,知晓常见疾病的风险因素,能够对自身健康状况进行简单评估。青少年防治近视,形成良好的生活习惯;中青年人能对肥胖、心理压力等进行自我管理;老年人有防止跌倒的意识,能对糖尿病、高血压进行自我管理。人群具备生存和应急救护基本知识和技能。增强残疾预防意识,针对主要致残因素、高危人群,实施重点防控。

3.干预影响健康危险因素。了解崇阳县重点健康问题及其影响因素,加大健康危险行为干预。重点针对青少年、育龄妇女及流动人群,加强艾滋病知识教育和性健康教育,加强对性传播高危行为人群的综合干预,减少性传播疾病发生率。加强控烟、限酒、戒毒健康干预行动,到2025年,15岁以上人群吸烟率降低40%以下,减少酗酒发生率,最大限度减少毒品危害。

(二)做好重点疾病早期干预

做好心血管疾病、癌症、慢性呼吸系统疾病等3类重大疾病,高血压、糖尿病等2种基础性疾病和出生缺陷、儿童青少年近视、精神卫生等3类重大健康问题的干预工作,实施重大疾病和主要健康问题攻坚行动。做好重点癌症早诊早治,完善筛查手段、扩大筛查种类和筛查覆盖面,重点癌症早诊率达到60%以上。总体癌症5年生存率达到45%以上。全面实施35岁以上人群首诊测血压和血糖,覆盖面达到90%以上。30岁及以上居民高血压知晓率达到60%以上,癌症防治核心知识知晓率达到80%以上,40岁以上居民慢阻肺知晓率达到25%以上,18岁及以上居民糖尿病知晓率达到55%以上。

(三)推进健康村镇建设

树立大健康理念,将健康融入村镇建设,把全生命周期管理理念贯穿城乡建设、管理各环节,巩固卫生城镇建设成果,到2025年,全县国家卫生乡镇达到30%。积极引导卫生城镇向健康城镇转变,把健康社区、健康单位和健康家庭作为健康城镇建设的基础性工作来抓。

(四)深入开展新时期爱国卫生运动

将爱国卫生运动从传统的环境卫生整治扩大到饮食习惯、社会心理健康、公共卫生设施、健康知识普及等多个方面。建立爱国卫生运动全民动员新机制,坚持预防为主,引导人们养成文明健康、绿色环保的生活方式。制定公共场所、私营机构、私人场所爱国卫生运动工作清单,实施精细化管理。优化爱国卫生运动推进机制,将爱国卫生运动嵌入乡村振兴、健康村镇、基层治理等党委政府重点工作中,形成多部门合作的政策合力。

 

二、持续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

(一)全面落实分级诊疗制度

根据医疗机构的服务能力和本地实际情况,推进县域医共体建设。按照“县强、乡稳、村活”的思路,落实各级医疗卫生机构按病种分级分工制度,做好各级医疗机构能力评估和病种动态管理,严格落实转诊制度。到2025年,分级诊疗体系进一步完善,医共体服务质量和服务效率进一步提升,县域内就诊率达到90%以上,基层医疗卫生机构门诊比例达到65%以上,“基层首诊、双向转诊、急慢分诊、上下联动”的分级诊疗就医格局基本形成。

(二)加快实施现代医院管理制度

坚持基本医疗卫生事业的公益性,落实政府投入责任。充分利用医疗服务价格动态调整机制,逐步引导医院和医生把关注重点转移到技术劳务性项目上,提高体现医务人员技术劳务价值的护理、诊疗、手术和传统中医医疗服务价格。在前期测算的基础上,取消或降低的医疗服务项目价格减少的收入应当通过提高诊察、护理、治疗、手术等项目价格得到合理弥补,确保医院不出现大幅减收,保证医院稳定运行。    

优化医院内部管理,落实人事、分配、运营管理自主权。改革人事分配制度,探索实行县级医院编制备案制,建立动态调整机制。落实县级医院用人自主权,充分授权医院进行紧缺人才招录,建立急需短缺人才招聘绿色通道。推进公立医院薪酬制度改革,落实“两个允许”,逐步提高人员支出占业务支出的比例。健全公立医院全面预算管理,县级公立医院设置总会计师岗位。

加快推进县级公立医院绩效考核制度,开展公立医院综合改革效果评价,把控制医疗费用、提高医疗质量和服务效率,以及社会满意度等作为主要量化考核指标,将考核结果与院长任免、医院财政补贴水平挂钩。加强医院经济运行监测,做好监测结果的分析和运用。“十四五”期间,全县公立医院医疗费用年增长率平均增幅控制在10%以下,每门诊急诊人均医药费用、每出院患者平均医药费用年均增幅不超过10%

(三)继续深化全民医保制度

发挥医疗保险补偿和控费作用。提供与基本医疗保险保障范围相适应的适宜技术服务,控制基本医疗保障范围外的医药服务。缩小医保基金政策范围内的报销比例与实际报销比例的差距。科学合理测算和确定付费标准,医疗机构与医保机构通过谈判确定服务范围、支付方式、支付标准和服务质量要求。医保支付政策向县域内医共体及其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倾斜,鼓励使用中医药服务。

深化支付方式改革。县级医院做好按疾病诊断相关组(DRGs)和基于大数据病种分值付费(DIP)工作,要研究和制定实施方案。为了适应支付方式改革,必须加强病案管理,规范病历书写标准,提高病历质量,并做好相应的信息化准备。研究单病种付费、按床日付费、按人头付费、按项目付费的具体病例,形成总额预算下的复合付费方式。制定远程医疗、日间手术、家庭医生签约服务的价格政策和医保支付标准。

发展商业保险。鼓励发展与基本医疗保险相衔接的商业健康保险,鼓励商业保险机构与医疗、体检、护理、养老等机构合作,鼓励健康管理、养老服务、中医药等相关的健康商业保险产品,鼓励发展医疗责任险、医疗意外险,为城乡居民提供多样化、多层次、规范化的保险产品。

(四)加快推进药品供应保障制度

完善基本药物制度。落实医疗机构优先配备使用基本药物,确保基本药物主导地位。促进上下级医疗机构用药衔接,在临床药物治疗 过程中,使用同类药品时,在保证药效的前提下,优先选用基本药物。

医疗机构临床科室科学设置基本药物使用指标,基本药物的使用比例及处方比例逐年提高,落实建立基本药物优先使用激励措施。

   落实短缺药品监测应对要求。医疗机构负责本机构短缺药品信息确认、分析评估、制定替代策略等事项,并按照短缺药品信息直报工作的要求及时报送短缺信息,建立完善短缺药品应对机制和储备制度,统筹解决好区域内药品短缺问题,满足临床合理用药需求。

完善医疗机构药品采购供应制度,认真落实国家和省级药品采购要求,做好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相关工作。

提升医疗机构药学服务能力。加快转变药学服务模式,建立健全临床药学服务制度,支持开展医院药学咨询门诊,重点为患有多种疾病、使用多种药品的患者提供用药指导和咨询。加强医共体内药学服务体系建设,确定不同医疗机构药学服务定位,加强培训指导,提高医共体药学服务整体能力和水平。加快上下级医疗机构用药衔接,重点对高血压、糖尿病、慢阻肺、慢支炎、脑卒中等慢性非传染性疾病进行上下级用药衔接,保障基层诊疗,双向转诊用药需求,方便群众就近取药,建立慢病长处方管理机制,尤其是签约服务的慢病患者。实现医共体内医疗机构药事服务连续化、同质化。

(五)建立健全综合监管制度

转变监管理念,增强监管合力。加强全行业、全要素、全过程监管,重点针对医疗卫生服务要素准入、医疗质量与安全、医疗机构采购和使用药品、医药耗材、医疗器械等医疗相关产品、医疗卫生机构运行、医疗费用调控和医保管理、医疗卫生从业人员、医疗卫生服务行业秩序、公共卫生服务、重大疫情防控和公共卫生应急、健康产业等进行有效监管。构建多部门联合的综合监管体系,加强部门之间协作,制定医疗卫生行业综合监管工作清单,理清部门职责,明确监管任务。强化行业自律和社会监督,发挥协会、学会等社会组织作用,接受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监督,发挥媒体监督作用,引入第三方监督评估机制。

完善监管制度,建立监管机制。按照“属地管理、部门联动、各司其职、齐抓共管”的原则,建立医疗卫生行业综合监管机制,主要包括联席会议机制、应急处理机制、案件督办机制、联合执法机制、投诉处置机制和信息共享机制。到2025年,建立更加成熟、更加定型的医疗卫生行业综合监管制度。

创新监管手段,提升监管效能。综合运用行政、法律、经济和信息等多种手段,提高监管能力和水平。落实规范化行政执法机制,“双随机、一公开”抽查制度,医疗卫生行业信用制度,信息公开制度,风险预警和评估机制,网格化管理机制。建立信息化监管综合服务平台,提升综合监管信息化水平,扩大在线监测,100%应用手持移动执法终端和执法记录仪,加强信息互联互通,加强综合监管结果协同运用。建立一支专业高效、统一规范、文明公正的卫生健康执法队伍,提升群众对卫生健康执法队伍的认同度。

 

三、建立优质高效的医疗卫生服务体系

(一)提升基层医疗服务能力和服务质量

加强县域内常见病、多发病诊治能力。以常见病、多发病、慢性病分级诊疗为突破口,加强县域内传染病、急诊急救、重症医学、血液透析、妇产科、儿科、中医、精神疾病等临床专科建设。针对县医院专科现状和发展需求,加强薄弱专科能力建设,提升专科综合服务能力,积极组织县人民医院、县中医医院申报湖北省临床重点专科。新增不少于5个优势明显、综合竞争力强的省级及以上临床重点专科。重点支持县级医院呼吸内科、感染科、重症医学科、急诊科以及检验科等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处置相关专科的设置和建设。提升县医院服务能力,加快内涵建设,发挥龙头作用,支持人民医院创建三级医院。

拓展中心乡镇卫生院功能,增加重大传染性疾病初步筛查能力,有条件的乡镇卫生院建立公共卫生大楼。提升乡镇卫生院基本医疗职能,提升急诊抢救、二级以下常规手术、高危产妇筛查、儿科等医疗服务能力,全县所有乡镇卫生院服务能力达到基本标准,20%的乡镇卫生院达到推荐标准。推进乡镇卫生院开展中医、康复、口腔、老年病、妇产科等特色专科建设,开展优势项目来改善医疗条件,加大对乡镇卫生院特色专科的扶持和倾斜力度,每个乡镇卫生院有1-2个特色专科。

重点补乡镇卫生院人才短板,创新人才激励机制,按照县管乡用,落实薪酬分配制度,多举措稳定乡镇卫生人才队伍。到2025年,每个乡镇卫生院力争有1-2名本科毕业的全科医生。通过开展远程医疗、大医院医生下基层、对口支援、县医院托管乡镇卫生院相关科室等方式,推动大医院把技术传到基层。

加强社区卫生服务机构、村卫生室服务能力建设,提高常见病、多发病和慢性病的诊治、康复服务能力。强化村卫生室、社区卫生服务站“守门人”职能。每个村卫生室要有一名合格的村医,乡管村用,提高村医待遇,落实村医养老保险,稳定村医队伍。大力开展远程医疗,到2025年,远程医疗100%覆盖全县所有行政村。

持续改进医疗服务质量。强化县医院对县域医共体内的医疗卫生机构的协调管理,建设医疗质量与控制信息化平台,实现全行业全方位、实时管理与控制,持续改进医疗质量和医疗安全,提升医疗服务同质化程度,再住院率、抗菌药物使用率等主要医疗服务质量指标达到国家、省级要求。全面实施临床路径管理,规范诊疗行为,优化诊疗流程,实现医疗机构检验、检查结果互认,增强患者就医获得感。推进合理用药,保障临床用血安全。加强医院文化建设等多种举措,大力提高医疗服务人文关怀水平,构建和谐医患关系。

 

(二)优化资源配置,推动服务体系整合优化

加强医疗卫生机构间的整合,促进优质资源下沉,提升基层服务能力。整合学科资源,优化学科布局。依托县医院构建肿瘤防治、慢病管理、微创介入、麻醉疼痛诊疗、重症监护五大临床服务中心。建立1个县级医疗副中心,建立3-4个农村区域医疗中心,到2025年,至少1个中心达到二级医院标准。县域医共体内建立医学检验、医学影像、心电诊断、病理、消毒供应等资源共享五大中心,在中心内结果互认,同质服务。依托县医院建设县域医共体内的医疗质控、人力资源、运营管理、医保管理、信息数据等高质量管理五大中心,强化县医院对县域医共体内的医疗卫生机构的协调管理。

加强医防融合发展。在县级医院成立健康管理科,为群众提供健康咨询、健康管理服务。二级医院全面落实健康处方。强化医疗机构公共卫生服务职能,制定医疗机构公共卫生服务清单。医共体内成立公共卫生中心,中心主任由医共体领导班子成员兼任,乡镇卫生院、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设置公共卫生管理科,将公共卫生经费和城乡居民医保资金统一委托医共体管理,打通慢性病用药目录,医保结余资金由医共体和公共卫生机构共同分享,建立以医共体为整体的绩效考核机制,将医疗机构履行公共卫生职责纳入年度绩效考核。加强中西医协同发展。

加强医院与基层医疗机构融合发展。通过远程医疗、业务培训、5G信息技术等,加强医院与基层医生和患者之间的联系,让信息多跑路,让百姓少跑腿。加快县人民医院、县中医医院信息化建设,全县健康大数据互联互通,建设互联网医院。加强信息化建设,实行社区检查、医院诊断和网络集中审方,社区健康服务信息系统与医院信息系统、公共卫生服务系统、居民健康服务终端设备信息系统对接。通过发挥医保利益调节作用、推行基层首诊转诊后的报销优惠政策、积极引进优秀医师下基层、鼓励基层提供医疗保健服务等引导患者在基层就医。

加强全科和专科协同发展。县域内成立专科专病防治联盟,县医院专家进基层为乡镇卫生院提供人才和技术支持。鼓励专家到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乡镇卫生院开设专科医生工作室,诊查费按举办医院标准收取。加大全科医生引进力度,提升全科医生待遇,增加全科医生的职业吸引力,让全科医生能安心留在基层工作。

 

四、推进公共卫生服务体系建设

(一)加强基层防控体系建设

按照“三区两通道”要求,改造建设乡镇卫生院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发热门诊,配备必备诊疗设备。为每个乡镇卫生院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配置移动医疗卫生服务车。按照填平补齐的原则,为每个乡镇卫生院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配齐生化分析仪等设备,强化预检分诊、协同转运等功能。每个村卫生室和社区卫生服务站配备智能健康服务包。所有车载设备、医疗设备、智能服务包与县级医院联通,实现“乡村检查、县级诊断

(二)提升县级医院救治能力

全面提升县级医院救治能力。超前规划布局崇阳县人民医院、县中医院,重点加强感染、急诊、重症、检验科等专科建设,改善基础设施条件,完善停车、医疗废物和污水处理等后勤保障设施。改造升级检验科,设置独立的感染病区,建立生物安全二级(P2)实验室,按照编制床位的2-5%扩展重症监护病区床位。支持县中医院进行改扩建,加强急诊、重症和感染等科室建设。承担疫情救治任务的定点医院设置“平疫结合”可转换病区,并按照“平疫结合”医院建筑技术标准进行改建,所有县级医院或新建县级综合医院可参照执行。具备在疫情时迅速开放传染病病床不低于50张的能力。依托县医院建设胸痛、卒中、创伤、危重孕产妇救治、危重儿童和新生儿救治等急诊急救五大中心,提升抢救与运转能力。

加强县传染病医院建设。加强基础设施建设和设备升级,落实“三区两通道”设计要求,配置负压救护车、负压担架等必要设备,强化物资储备,预留应急场地和改造空间。加强重症监护室建设,重症监护病床达到编制床位的5-10%,配置床旁监护系统、呼吸机、体外膜肺氧合(ECMO)等相关设备。配备聚合酶链式反应仪(PCR)等检测设备,建立达到生物安全二级水平(P2)的实验室。设置中医药科室。

(三)加强院前急救体系建设

建立独立运行的指挥型“120”急救指挥中心。每个乡镇(街道)建立1个急救站,距离急救站较远的农村,可在村卫生室配备自动体外除颤器(AED)等急救设备,加强居民急救常识培训。到2025年,县城内急救站点平均服务半径小于5公里、农村地区平均服务半径10-20公里。救护车配备达到1/3万人,偏远农村达到1/1万人,负压救护车占比不低于20%

(四)加强重大疫情信息平台建设

建设健康大数据中心和重大疫情信息平台,建设“互联网+医疗健康”智慧医疗平台,升级县乡村三级远程医疗应急指挥视频会议系统,加强县人民医院、县中医院信息平台建设,推进与电子政务、公安、民政、医保、人社等部门的信息对接,实现全县医疗资源信息、疫情和特殊病情、资源调配、指挥调度指令能通过一个平台实现。

(五)加强基层公共卫生人才队伍建设

足额配备公共卫生人才。足额配备县疾控中心人员编制,专业技术人员不低于岗位总量的85%,其中卫生技术人员不低于70%,高级岗位比例提高至15%,至少有1名正高级卫生技术人员。到2025年,医院、乡镇卫生院、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要配备公共卫生人员,每万人口全科医生数不少于3人,乡镇卫生院从事公共卫生服务工作的人员不应低于辖区内公共卫生人员总数的10%(中心卫生院不低于15%)。建立一支包含急救、外伤、传染病、重症医学、心理、中医等专业的不少于20人的综合类紧急医学救援队。

公共卫生机构与医疗机构之间进行能力交叉培训。各级医疗机构加强卫生专业技术人员的公共卫生能力培训,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和急救中心专业技术人员应到二级以上医疗机构进行必要的能力训练。定期开展现场流行病学、病原学检测、实验室检测、慢性病防治、健康评估等业务培训。开展公共卫生医师规划化培训,持续加强全科医生培养。

五、提高全生命周期健康保障能力

(一)提高妇幼健康服务水平

做好优生优育健康服务。为婚前、孕期及孕后妇女提供全方位、高质量的健康保健服务。加强出生缺陷综合防治。扩大新生儿疾病筛查,开展儿童营养改善和问题儿童健康管理项目。提高健康服务内涵,针对青春期保健、更年期保健、生殖保健、儿童视力、听力、口腔保健等开展服务项目。不断拓展妇幼服务范围,增强保健服务特色。

提高妇女尤其是低收入妇女常见病筛查和早诊早治率,加强对妇女性病艾滋病宣传教育,加强对适龄女性“两癌”检查效果,加强对贫困妇女慢性疾病的防治指导,减少由于慢性疾病导致的失能残障,降低重大疾病过早死亡。

加强对县乡村三级妇幼保健服务人才培养,强化乡村两级基层卫生机构妇幼健康服务能力。到2025年,全县妇幼健康主要指标进一步优化。

(二)完善老龄健康服务

建立健康老年化理念。引导全社会关注老年健康,调动社会和个人力量,参与老年健康服务的积极性。积极开发老龄人力资源,引导老年人以志愿服务形式参与乡村振兴、社区治理、公益慈善等。宣传老年健康服务政策和科学知识,学习《老年健康核心信息(20条)》和《老年失能预防核心信息(16条)》,提高老年人健康素养和健康水平,营造有利于老年人健康生活的社会环境。定期组织老年健康大讲堂、组织义诊和上门服务。加强适老环境建设和改造,减少老年人意外伤害。关注贫困、空巢、失能、失智、计划生育特殊家庭等老年人心理健康状况,提升基层工作人员心理健康服务技能水平。

完善老年健康服务体系。县级二级综合医院建立老年医学科,建立综合医院与社区医院之间的互动,落实国家慢性疾病长期处方制,对于病区稳定的老年慢性病签约患者,开具30-90天长处方,加强老年人健康维护的连续性。社区医院要具备老年服务功能。医疗机构为60岁及以上老年人提供就诊快速绿色通道,将医疗服务延伸至老人家中,让失能老人享受长期护理服务。提高中医药服务能力,运用中医药适宜技术,改善老年人生活质量。建立1家老年医院。

构建基本养老服务体系。建立以居家为主,社区养老、机构养老为辅的养老服务体系,鼓励社会资本建立康复医院、护理院,加快实施医养融合,以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和乡镇卫生院为依托,到2025年,全市50%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和乡镇卫生院建设医养结合中心,基层医疗机构家庭病床占比达到30%

(三)优化生育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

优化生育政策,增强生育政策包容性,促进生育政策与相关经济社会政策的衔接配套。加强计划生育特殊家庭的生活照料、养老保障、大病治疗、精神慰藉等工作,继续做好计划生育术后并发症人群的管理和关怀关爱工作。加强人口变动情况调查,完善人口信息报告制度,提升人口数据质量,加强人口监测预测,开展人口形势分析,评估生育政策实施效果,及时提出对策建议。

继续落实两孩政策配套措施,落实带薪产假制度,大型公共场所和用人单位设置标准化的母婴设施,女职工较多的机关、企事业单位根据女职工需要建立不少于6平方米的孕妇休息室、哺乳室,设施配置参照公共场所母婴设施配置推荐标准。发展0-3岁婴幼儿普惠型托育服务,鼓励幼儿园、社会资本办婴幼儿托育机构,建立以家庭照护为主,社区、单位福利式、托幼一体等多种形式照护为辅的托育照护服务体系,加强婴幼儿照护健康服务指导,到2025年,每个乡镇建立至少1家示范性的0-3岁婴幼儿托育机构,每千人口拥有4.50-3岁婴幼儿托位。

(四)推进基本公共卫生服务均等化

落实好国家基本公共卫生服务项目和重大公共卫生服务项目,提高基本公共卫生服务质量,按照居民健康改善情况作为绩效考核的依据。高血压控制率超过30%,糖尿病控制率超过45%以上,推进覆盖城乡居民的基本公共卫生服务均等化,尤其是让偏远农村居民能够享受到免费的、规范的基本公共卫生服务。根据县域经济发展水平,在国家基本公共卫生服务内容的基础上,适当增加服务内容,尤其是艾滋病、结核病患者的健康教育、免费检查、药具发放等方面的服务内容。

(五)加强慢性病、职业病和精神病综合防治

强化慢性病筛查和早期发现,实现高血压、糖尿病患者干预全覆盖,加强学生近视、肥胖等常见病防治,健全死因监测、肿瘤登记报告和慢性病与营养监测制度。对用人单位、工作场所职业病危害因素进行主动监测,尤其对矿山、冶金、建材等行业领域开展专项治理,掌握重点岗位的重点危害,评估职业危害因素对劳动者健康的影响,开展职业健康促进活动。至少有1家医疗机构承担职业健康检查工作,接触职业病危害的劳动者在岗期间职业健康检查率达到90%以上,医疗卫生机构放射工作人员个人剂量监测率达到90%以上。完善精神卫生防治体系建设,建设心理援助与危机干预服务网络,促进医疗康复和社区康复衔接,健全社会心理服务工作机制。

(六)加强重大传染病防控

继续实施扩大国家免疫规划,加强艾滋病、结核病等重大传染病防控,有效应对新冠肺炎、流感、手足口病、登革热、麻疹等重点传染病疫情。强化政府主体责任,明确部门职责,调动全社会力量,有效控制艾滋病传播。聚焦性传播,巩固现有防控成效。突出重点人群和重点环节,精准实施防控策略。医疗机构在重点科室主动提供艾滋病和性病检测咨询服务,妇幼保健机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和乡镇卫生院全部具备艾滋病快速检测咨询服务能力,开展互联网预约检测咨询和自我检测,鼓励医疗机构开展艾滋病远程医疗服务。

(七)巩固健康扶贫成果

将健康扶贫成果同乡村振兴有效衔接。从解决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基本医疗有保障为重点转向巩固健康扶贫成果和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到2025年,保持健康扶贫政策总体稳定,严格落实“四个不摘”要求。优化大病集中救治措施,按照“定定点医院、定诊疗方案、加强质量安全管理”的原则,优化诊疗方案,严防农村贫困人口因病返贫。优化高血压、糖尿病、结核病、严重精神障碍等主要慢性病签约服务。完善县域内先诊疗后付费和“一站式”结算政策。加强与民政、医保、乡村振兴等部门数据对比和共享,对贫困人口、脱贫人口、易返贫致贫人口等因刚性支出较大导致基本生活出现严重困难人口大病、重病救治情况进行监测,做好脱贫人口和因病返贫人口的防贫监测,做到主动发现,及时做好救治、康复等医疗服务。持续提升县级医院诊疗能力,加大乡镇卫生院基础设施建设力度,加强基层卫生人才队伍建设。聚焦重点场所、薄弱环节,深入开展爱国卫生运动。全面推进健康促进行动,为群众提供更加精准规范的健康教育服务,引导形成文明健康生活方式。实施重点人群健康改善行动,强化脱贫人口重大疾病综合防控。

六、传承创新中医药发展

(一)提高中医医疗服务能力

完善中医医疗服务网络,切实提高中医药服务能力,提升中医药信息化水平。建成以中医类医院为主体、综合医院等其他类别医院中医药科室为骨干、基层医疗卫生机构为基础、中医门诊部和诊所为补充、覆盖城乡的中医医疗服务网络。实施中医临床优势培育工程,强化县中医医院服务能力建设,明显提高重大疑难疾病、急危重症的中医诊治水平。鼓励社会资本优先举办中医康复、骨伤、妇科、儿科、肛肠等中医医疗机构,鼓励中医医师特别是名老中医开办中医门诊和中医诊所。持续实施基层中医药服务能力提升工程,提高县级中医医院和基层医疗卫生机构中医优势病种诊疗能力,在所有乡镇卫生院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建立国医堂,配备中医医师,鼓励退休中医医师到基层提供服务,大力推广中医药适宜技术。县级中医医院加强对基层中医药服务的指导。

(二)大力发展中医药健康服务

建立中医养生保健服务体系,支持社会力量举办中医养生保健机构,实现集团化发展或连锁化经营。发挥中医药在疾病治疗中的优势,及时总结中、西医在疾病治疗中的作用和效果,总结中医药在内分泌疾病(风湿、类风湿)、外伤、骨伤、皮肤病等治疗中的独特功效,总结中医药治疗优势病种,形成诊疗方案,及时向社会发布,带动特色发展。聚焦多发常见慢性疾病,开展中西医协同诊疗,到2025年,形成并推广至少30个中西医结合诊疗方案。

挥中医药在疾病预防中的作用。在县级中医医院建立治未病科室,提供中医治未病服务,依托乡镇卫生院、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村卫生室等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开展中医药健康管理服务,实施中医治未病健康工程,为群众提供集健康咨询、干预调理、随访管理为一体的中医治未病服务。到2025年,在重点人群和慢性病患者中推广至少30个中医治未病干预方案。大力普及中医养生保健知识和太极拳、健身气功(九段锦)等养生保健方法,推广中医治未病理念的健康工作和生活方式。

发挥中医药在疾病康复中的作用。依托现有资源,建设1-2家中医康复中心,加强中医医院康复科建设,在其他综合医院推广中医康复技术,针对常见多发慢性疾病,推广至少30种中医康复方案,推动中医康复技术进社区、进家庭、进机构。

(三)推进中医药传承和创新

实施中医药传承创新工程,加强中医药理论、技术和方法的继承研究,系统整理本地中医药名家医案和中医药传统知识;在中医药机构建立名老中医药专家工作室,鼓励知名中医药专家带徒授业,建立高年资中医医师带徒制度,与职称评审、评先评优等挂钩。大力培养中药材种植、中药炮制、中医药健康服务等技术技能人才。大力促进中医药科技协同创新,推动多学科、多部门共同参与中医药研究,挖掘中药方剂,加强重大疑难疾病、慢性病等中医药防治技术和新药研发。

2025年,实现人人享有中医药服务,中医药特色优势发挥的体制机制更加完善,中医药健康服务加快发展,形成健康服务新业态。

第四部分  保障措施

一、切实加强党对卫生健康事业的全面领导

党对卫生健康事业的全面领导是落实新时代卫生健康工作方针、推进卫生健康事业高质量发展的思想、政治和组织保障。把坚持和加强党的全面领导体现到全县卫生健康工作过程之中,切实加强公立医院党建工作,积极落实党委领导下的院长负责制,扎实推进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党建工作质量,为推动全县卫生健康事业高质量发展提供坚强的政治保证。加快将健康融入所有政策,加快推进卫生健康领域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切实加强工作实效,切实增强群众对卫生健康服务的获得感。

二、增加政府对卫生健康事业的投入

维护公立医疗机构的公益性,增加政府对卫生健康事业的投入,逐步提高卫生健康经费占GDP的比重。增加对基层卫生健康人员经费的投入,保障现有人员工资收入,落实基层卫生健康人员基本保险待遇,加大卫生健康人才培养、引进力度。适当提高基本公共卫生服务项目补助标准,支持实施国家免疫规划、重大传染病防治等重大公共卫生服务项目。增强居民医疗保障能力,发挥医疗救助的托底保障作用。

三、加强卫生健康信息化建设

卫生健康信息化是推动健康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支撑。加强人口健康信息服务体系建设,所有乡镇卫生院、村卫生室和县域医院实现远程一站会诊。县级医院实现预约挂号、预约检查、预约检验结果查询、支付、取药等智能化服务。借助信息技术,提高临床辅助决策支持系统,建立全科医生与专科医生协同服务,积极推进互联网与基层卫生融合,发挥信息技术在居民慢病管理、全生命周期健康服务中的作用。推进健康大数据应用,提高对居民健康数据的分析应用能力,发挥数据分析在传染病疫情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监测中的作用。

四、加强健康法制建设

加强卫生健康领域制度制定,做好相关地方法规的落实、解释、宣传工作。强化政府在医疗卫生、食品、药品、环境、体育等健康领域的监管职责。加强健康领域监督执法和健康治理能力建设,防范卫生健康领域重大风险。